B座西窗
  “B座西窗”由真人龙虎斗B叠专副刊部编辑运营,意在以图文、音频、视频等方式,为您提供值得品鉴的美文、烟火气的生活小品文、史海钩沉类人物解密文​以及网络上最热门的新鲜事。 我们还会不定期举办各类文化活动。
微连载 | 少年派(8)
2019-09-11 13:18

图片

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作者:六六 九枚玉

 

简介:《少年派》讲述的是四个高中生和他们的父母在备战高考过程中发生的一波三折的故事。活泼少女林妙妙意外考入重点高中,在半军事化管理的高中校园,挣脱妈妈王胜男掌控的她结交了三个好友:校花邓小琪、学霸钱三一和体育特长生江天昊。生活于不同家庭模式里的四个少年面对成长的变化甚至变故,分享、分担着欢乐与烦恼。四个家庭各有笑泪,父母和孩子共同成长,才是完整的人生。

8

宿舍大扫除,江天昊带着大家上上下下都搞得干干净净,唯独钱三一的床和桌子不去碰。钱三一虽然有床位,但没来过寝室。江天昊也不通知他参加扫除,就让那落满灰尘的角落扎老师的眼。生活老师李道奎来检查时直接扣10分处理。一周总分才10分,全扣光了,卫生最差寝室,意味着他们要扫整座楼的公共厕所,扫整整一周。“这周不扫下周翻倍罚!你是知道规矩的。”

江天昊不逊道:“这个寝室长我干不了,你另请高人吧。”

李道奎呵呵一笑:“你自己找到接班人,就可以不干。”

没人愿意接手,江天昊不接受了:“寝室长不能搞成终身制啊,这个紧箍老子不背!”“你在我跟前称老子?”李道奎这个精巴干瘦、比江天昊爸爸年纪还大的中年男人,不知道自己被江天昊他们背后叫“小李子”。江天昊赶紧改口,讨好一笑:“李老师。”

寝室里没人愿意受罚去扫厕所。江天昊看向小黑胖子孙串出,孙串出不屈服:“昊子,你不要看我!我不替状元擦屁股!”

其他人也恍然:“扣的是钱三一的分,应该他来扫!”

江天昊通知钱三一,却遭到反问:“你们宿舍的事情,跟我有啥关系?”

江天昊纠正:“是我们宿舍!是你的床铺和你的桌子,拖了大家的后腿。”

钱三一:“你弄错了,我是走读生。”

江天昊:“你去看,床上贴着你的名字。”

钱三一耸耸肩,满不在乎。

状元不认自己的床,而“小李子”说自己没权撤状元的铺位。江天昊只能找赵荣宝。赵荣宝说:“多大点的事情啊,男子汉不要那么斤斤计较小心眼儿嘛。”

明明是钱三一的问题,怎么倒成自己小心眼儿了?江天昊气得一把撕掉床边贴的钱三一名字的标签:“这床今后归我了!老子睡一张看一张!厕所没人扫,老子请外援!”

他一个电话打给爸爸江奇龙的秘书,秘书立即派了三个钟点工增援。但李道奎坚持原则,一把锁将三个工人锁在楼道门外:“江天昊,我知道你家是‘土豪’,你爸有钱。但你爸是你爸,你是你。你进了学校,你就得守规矩!你不是要求一视同仁吗?今天我啥事都不干,我搬把椅子坐在厕所门边上,我盯着你,看哪个敢帮你!”

江天昊恨死了!他把水量放到最大,四处乱滋,恨不能把钱三一按进马桶里,冲进下水道。

山不转水转。年级篮球赛即将开打,每个班都在组建篮球队。江天昊感觉自己的时代又回来了。男生都以进篮球队为荣,钱三一也不例外。江天昊是体育委员,手握生杀予夺大权:“你打球?球打你吧!”

钱三一:“我在我们初中号称科比。”

江天昊一脸瞧不起:“嘴上科比。”

钱三一挑战:“上场遛遛呗。”

谁怕谁?江天昊必须应战。他运球、断球、拦截、突破、扣篮、盖帽⋯⋯一系列动作做完,场边已经围了一圈闪着星星眼时刻准备尖叫的女同学。江天昊手指顶着急速转动的篮球:“你行吗?”

“每人三个球,看谁领先。”钱三一把书包放到篮下,紧紧鞋带,抿着嘴,从江天昊身边走过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啪”地一下把江天昊手里的球打落,带着球满场飞,三分线上站定,一个潇洒的远投,中了。

江天昊一愣,立即进入状态。只见这两个人像斗鸡一样,你运我截,你防我闪,你来个三步上篮,我就急停跳投,你再来背后运球,我跟着一个大力灌篮⋯⋯两个人不分伯仲。围观群众的喝彩声与叫好声由江天昊独得“恩宠”变成两人平分秋色。

江天昊急了,钱三一跳起投篮的瞬间,他猛跺脚,大喝一声,同时一个清脆的巴掌刷在钱三一的手背上。这是江天昊的看家本领,通常在非常紧急的状态时方会采用。他的跺脚怒吼会让对手百分百蒙圈,分神的瞬间,江天昊就能劈手把球断回来!就算没得逞,那手背上的一击也会让对手动作严重走形无法得分。但是,钱三一竟压根儿不受干扰,稳稳当当将球出手,来了一个三分空心球!

钱三一:“我赢了。”江天昊沮丧极了,忽然嘴角浮现一丝坏笑,顾左右而言他:“每个周五下午,寝室大扫除。”

钱三一眉毛一挑,没吭声,周五却出现在寝室门口,江天昊心里舒坦了:“篮球队一会儿训练。”钱三一却在找他的床:“你不说有我床吗?在哪里?”

江天昊恨自己手快,只好现场用即时贴写上钱三一的名字,为状元贴到床铺上。

赵荣宝听说钱三一进篮球队了,吓得不行:“三一啊,这么剧烈的运动,万一伤到你哪里,我对你父母怎么交代得起啊!校长也要扒我皮的!”无奈钱三一坚持进队,赵荣宝只得交代江天昊:“你不要让他受伤啊!你要保护他!”

江天昊嘲弄道:“他非要进队,我也拦不住。建议学校给钱三一同学配备金钟罩铁布衫!”

两人成了队友,钱三一要打中锋,江天昊笑了:“对不起,我是第一高度。”但真的上场比赛,江天昊开始后悔:“钱三一,你丫还真的啥事都指望不上啊!”瘦削的钱三一对抗冲撞都不行,一撅就倒,“唯二”的优点是个头高、出手稳,当个中锋正合适。江天昊还真的怕给他摔出个好歹,自己家再有钱也赔不起一个状元,乖乖把中锋位置让给钱三一,自己去打组织后卫,专门负责与钱三一配合挡拆,保护他,断下球喂给他,让他舒舒服服地上篮得分。

围观群众基本不懂球,看到谁投篮得分就认定谁厉害。女生们还说:“一哥一上场,昊子都不会投篮了!”尤其是邓小琪的那句:“当然钱三一最棒啦!得篮下者得天下!”这让江天昊心里苦死了!“妈妈的,你们会不会看球啊?老子不喂球给他,他投个屁呀!”他四处向不明真相的群众解释,“我技术全能,中锋前锋后卫我可以全包了!但钱三一不行。我照顾他,把中锋让给他!好人做不得啊!要不是他求着我要进篮球队,我才不带他玩呢⋯⋯我是后卫,是一支球队的灵魂,是场上进攻的组织和策划⋯⋯”

邓小琪却十指交叉:“钱三一投篮的姿势好帅!终场那个远投三分球,哇!好经典!”

江天昊:“那个球是我出生入死断下来传给钱三一的!我胳膊都摔烂啦!”

邓小琪看都不看他:“我恨死他们班的8号了,居然从钱三一手里抢球!裁判瞎眼了?这都不吹犯规?”

林妙妙懂江天昊,因为她跟着爸爸看过几场NBA转播,她帮江天昊上药:“昊子,你厥功至伟!没有你和钱三一的挡拆配合,咱班这次不可能夺冠!”

江天昊仿佛遇到知音。“妙妙,哥们儿!你最懂我!”他也说了句实话,“钱三一投篮命中率还是挺高的。”

林妙妙:“昊子啊,咱俩对他求大同存小异吧!你看看我,还有什么不能忍?”

自从第一面交恶,林妙妙和钱三一始终没有改善双边关系。林妙妙最耿耿于怀的,就是不管自己怎样抗议,钱三一从没认真叫过她的名字—“喵喵”,“喵喵喵”,或者是,“哎,那只猫”。钱三一故意冲着林妙妙耸肩,看着她气红的小脸,得意地说:“你这名字真是一点文化底蕴都没有。不过呢,也没啥大不了,名字就是给人叫的,就是一符号嘛。Who cares(谁在乎)?”

“名字如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岂容尔等戏弄嘲笑?犯我名字者,虽远必诛!”林妙妙也不叫钱三一的名字,回敬道,“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钱三一得逞地笑:“请大家注意,教室进来一条恶狗!”

林妙妙恨自己上当,从牙缝里挤出愤怒,“敢问你的名字什么含义,三一三十一,二一添作五,您祖上是账房先生,背珠算口诀?”

钱三一讳莫如深地笑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太深奥了,你恐怕不懂。”

“错,那是一三!不是三一!”

钱三一还是一脸高傲:“No(不)。万物归元才是真,敢问汝知否?”

听他半文半白玄而又玄,林妙妙蒙了,怕露怯,不好意思再问。此后钱三一再拿她名字说事,她一概不接招儿:“我晾着你,我寒碜你,我闪死你!我让你一拳打个空!”

钱三一看林妙妙不回应,转而跟邓小琪聊:“你的名字好听,字义也好,美玉是也。不像有的人,名字总让人产生歧义。”邓小琪心里美,不是因为自己名字好,是因为得到了钱三一的表扬。(未完待续)

(内容由“长江文艺出版社”提供<部分>)(严禁转载)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真人龙虎斗有限公司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