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一个陌生电话
来源:真人龙虎斗 2019-04-09 08:06:15
图片
◇许长青(原创)
这个电话,应该不算陌生,因为打给我的次数有30多次。之所以说是陌生电话,因为我一直没问过打电话的老妇人究竟是谁?叫什么名字?我只是凭借来电显示的号码猜测,老妇人与我生活在同一座县城。
 
老妇人打电话给我的那段时间,恰好因为我考研失败,精神处于人生最低落的阶段。在考研之前,我因病情恶化行动不便而惨遭下岗,我把考研作为扭转人生的奋力一搏,然而,还是失败了。雪上加霜的日子,我过得相当迷茫,整日整夜躺在床上昏睡。姐姐不放心,特意为我购买了一部小灵通,希望我能打开心扉同她多通通电话,不要把自己封闭起来。考虑到姐姐上有老,下有小,平时家庭工作责任重,我从不主动拨打她的电话。小灵通一直安静地搁在床头柜上,偶尔会像闹铃一样响起,那多半是姐姐忙里偷闲打来的关心电话。
 
老妇人第一次打来电话时,我以为是姐姐借了别人的电话打来的,于是便毫无迟疑地接通了。连续接过两次,再看到老妇人的电话号码,我决定不再接听。见我久不接电话,小灵通一直不依不饶地狂叫着,掐断后,没隔几分钟,又再次狂叫起来,大有一种不接电话誓不罢休的倔强。我无可奈何地摁下接听键,老妇人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话匣子。
 
这一回,老妇人讲的是邻居女孩一件悲伤的事。讲到最后,老妇人既像是宽慰邻居女孩,又像是宽慰我,自说自话道,“人生在世,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不要因为芝麻大一点的事,就想不开……”
 
老妇人的开场白,永远是“三丫头,我告诉你啊……”,接着也不管我爱听不爱听,便像扫机关枪似的,把她想要说的话“噼里啪啦”扫射一遍,情绪时而慷慨激昂,时而欢乐喜悦,时而悲伤低落,时而疑惑紧张……有时相同的话题,会多次在通话中反复提起。老妇人是不是认识我,我不得而知。但她每次称呼我为“三丫头”时,那种发自肺腑的亲切便会从心底油然而生。有好几次,我想告诉老妇人,我不是她要找的那个三丫头,因为她说起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她说起的事,我一件都不清楚。但每次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就这样,足足有半年的时间,我断断续续接到老妇人30多次电话。每次都是老妇人一个人在滔滔不绝地讲,而我则按捺住急躁的性子,强迫自己做一名默默无声的听众,接听老妇人长则一个多小时,短则两分钟的电话。
 
也许因为急躁的性子按捺下来的缘故,我的心情逐渐开朗起来,开始借助写作找到了人生新的目标。半年后的一天,老妇人和我结束通话后,便再也没有拨打过我的小灵通。一开始,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后来,有点不放心,担心老妇人是不是身体出现了什么意外?一个电话拨过去,老妇人的女儿,真正的三丫头抱歉地告诉我,老妇人已经年过八旬,眼睛老花,听力不好,却经常喜欢打电话找她……她已经从老妇人频繁的通话记录中,查看出老妇人将她小灵通号码末尾的6摁成了0,因此多次拨通了我的小灵通……
 
老妇人误拨电话,是因为她需要向人倾诉情感,而我恰好偶然做了一名倾听者。我放下悬着的心的同时,也开始自我检讨。其实我是一个极没有耐心倾听的人。在这之前,曾经有很多次,面对母亲的唠叨,我总是借口忙碌,而很不礼貌打断她的话头,每次气得母亲泪水涟涟地离开。这半年内,我既然可以耐心聆听一个陌生老妇人的讲述,那同样也可以做到耐心倾听母亲的唠叨啊。
十四年过去了,不知道老妇人还健不健在。她的固定电话号码随着小灵通的遗失而遗忘了。但是每天晚饭过后凝听母亲唠叨时,我的耳畔总会回响起老妇人惯常的开场白,“三丫头……”,一如母亲在叫我。编辑:申沁宇(来源:真人龙虎斗)
| 微矩阵

真人龙虎斗游戏(江苏真人龙虎斗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