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红军后代撰文记述长征中的“红军通讯学校”
来源:真人龙虎斗游戏 2018-10-15 19:22:20

    真人龙虎斗游戏10月15日讯(记者 张可)2016年,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总参)向居于南京的沈晓渝致信,纪念其父沈毅力诞辰110周年。这位老革命当年帮助红军完成第一次无线电通讯,并培养了革命队伍中第一代通讯兵。最近,沈晓渝撰文,向本报讲述其父当年所见证的在长征途中的通讯学校。

图片

沈毅力证件照。

图片

沈晓渝展示父亲长征时穿过的军装。

征程中的红军通信学校

 作者:沈晓渝

自富田的半月,二次反围剿,横扫七百里,取得五战五捷后,红军有了自己的无线电通信。是沈毅力等数名报务员从国民党第28师公秉藩部“送来”的100瓦特大功率指挥电台,使苏区中央局,红军总司令部沟通了上海党中央的联系。时值1931年中秋节前后,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次相互通报。它奠定了红军无线电通报的基础,这在革命战争中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电波又继续把湘鄂西,鄂豫皖各苏区根据地连成一片……
继红军从半部电台开始到沟通各方,一并成立无线电训练班和通信学校,仅用时一年多,其速度之快,是党中央事先也未曾预料的。
由于错误路线,革命力量遭受严重损失。
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受损后,为了保存实力,红军的主力部队迫不得已在1934年10月6日夜间,离开了发展中的革命根据地,进行了战略性大转移。从此,红军开始了惊心动魄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曾被命名“中央军委无线电通信学校”的红军师生们,以“红星三大队”的代号踏上了史无前例的伟大征程。
于都河的夜,月亮高挂,河面平静,没有一丝风;在这个静谧的夜晚,“通校”师生们随着大部队默默西行……
经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行军打仗后,这八万六千多名红军战士才得知要去的是一个值得向往的地方。
1935年1月8日,一所二层柱廊式的灰砖房里,众将围坐,历经了三天的唇枪舌战后,中国的前途才取决于始终坐在那里的二十人。从此,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诞生了。
“会议精神”,成文后迅速用油印的《告红色指战员书》和电波飞传各军团,各根据地。此刻的蒋介石惊慌失措,只能更加穷凶极恶地施展狂轰滥炸的残忍手段,同时,还聚集了数十万敌军从四面八方向遵义围拢。于是,红军将士们在电台的指挥下展开了声东击西的运动战和巧妙穿梭的游击战……
各兵团通信兵们面对狂敌,毫不畏惧;他们在紧张中架设电台,抄收电报,又准确地传达了军委首长的指挥意图。
“通校”的学员们在实战中切身感受:(一)通信联络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要害工作。(二)战时的一份电报,竟是涉及千军万马的调动,牵连着千万战友的鲜血与生命。面对“战场”通校学员们个个激情不已而摩拳擦掌,并纷纷表达了刻苦攻坚的决心。他们深深地知道接受电台任务,势必会苦累交加,时刻会有生命的危险……
征程中通校学员所遇的第一战——“雨水,路险,峡谷,悬崖……”
“通校”战士们艰难地在暴风雨后的泞泥路上行军,又险又滑,通校学员们是在雨、汗湿透衣衫中走出十多里长的峡谷和峻峭山崖,硬是在地上半步半步地爬;一步一步地攀;费尽了全身气力终于爬上了一个山顶,当他们回头下瞧时,心生后怕,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和机器是怎么上来的。
经过了高耸入云的峻峭山崖和千里长的山崖后,部队又随着水声朝前走,来到了贵州的安顺场,见到的却是直泻凌空的大渡河,浪花翻滚,波涛汹涌,哗哗的急流如凶狮猛虎般恐惧……
红军总司令部是在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亲临部署指挥下,组成了十八勇士在激战中强渡“大渡河”,终使部队得以行进“泸定桥”。
桥面,原本铺着稀疏的木条,嵌着一根根约三四尺长的木桩,在激战中全被燃烧,敌方在桥那头颤动的枪口不断地吐出火舌……
敌人重兵火力封锁泸定桥,只见浓烟烈火和烧得通红烫人的十三根铁索面对着红军将士们。此时此刻,电台的行动极为艰难,全体红军战士和通校师生们为保全电台,都不惧生命危险和衣服着火烧皮肉的剧痛,同时还要忍受战友掉下桥落入汹涌江水的悲痛;大家费尽周折和气力,终在枪林弹雨中爬行穿过了桥。
“通校”的师生们随着大部队总算幸运地走出弯曲的栈道,高山悬崖,波涛汹涌的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之后又来到雪山夹金山下,面对当地百姓传说的“仙姑山”,通校战士们议论纷纷:“真的鸟都飞不过去吗?真的只有‘仙姑’才能飞得过?真的到了山顶嘴一张山神就会使你窒息吗”?
议论中的战士们一眼望去,所见的雪山与百姓传说并无多大差异,确实比走过的路更为险恶。上山前,“通校”学员们坚定沉着地对领导们说:“百姓敬畏的魔山,难不倒我们有信念的红军战士,只要不怕苦与险,只要能抗寒抵饿,就一定能翻过山!”
“通校”师生们身着单衣,用背和肩抬挑着机器运上了山,他们勇敢地踏上了险恶之路,挑着沉重的收发报机,奋勇行进……

正逢六月,山下是夏热,山腰是冬寒,师生们进入山腰,个个冻得浑身发抖,嘴发紫,大家虽裹上了毛巾和单被,仍无济于事……
随着队伍,“通校”学员们艰难地爬到了高入云霄的山顶,见到了终年不化的积雪。此刻,大家的呼吸极度困难,头晕眼花,身无力,嘴像堵住一团棉,胸闷恶心直哆嗦,两腿负重几十斤,面迎刀割似的冰风雪,凝结着白胡子行进在天昏地暗中。
这一时间,他们任凭劲吹的狂风暴雪刺骨,任凭空气稀薄,任凭寒气袭人,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保护好电台要胜过生命!在负重、伤痛中,他们相互搀扶,挑着机器,悠悠晃晃,艰难地沿着天昏地暗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的雪路,以极强的毅力,最大的决心,一步一停,一步一喘地挪着步子,危险地上下着一座又一座白茫茫的雪山。
可不是,在狂风暴雪如烟、云海翻腾的山顶上,战士们难寻下山路,稍有大意,冰块就不客气了,你只要一滑倒,就再无气力挣扎着爬起来,结果就永远地倒下了。卫生员们万分担忧“山神”的凶狠,她们不停地指令战士们不能停步山上,要尽快下山。不少战士找不到下山的路,干脆冒险坐冰下滑,多数人滑下去摔断了骨头;有的不慎滑下了悬崖献出年轻的生命。
“通校”师生们就这样紧随征程的队伍,身背肩挑着机器,艰难危险地接连上下着雪山。在征程中,保护电台的担子对战士们来说越发沉重,这是因为不断接替了眼睁睁看着张大嘴而倒下的“护台”勇士们所留下的艰巨任务。
艰苦的跋涉,无数日子的翻山涉水,一次次激烈的战斗,牺牲了一个又一个“护台”的勇士,才换来了在“达维”会师红一,四方面军的机缘。会师后,“通校”师生们仍跟随着大部队挺进懋功休整四天,便会同四方面军穿越三条河,出现在黑水河畔,渡过了咆哮的急流,直奔毛儿盖,准备过草地北上抗日。
在“通校”师生的面前,犹如摆放着一个酷似鲜花织成的“特大地毯”——荒原大草地。
草地,云雾笼罩,灰蒙蒙,沼泽遍地,野草丛生;那无情狂风撕裂单衣的刺骨寒;那电闪雷鸣,忽冷忽热,时雨时雪,天空无云——烈日曝晒;阴云密布,疾风暴雨猛袭的恶劣气候,让人难以耐受与生存。更险的要数沼泽地,像块软豆腐,积水漫胯,稍不在意踏破草皮陷下去,一分钟之内消身影。不等挣扎呼救就消失,有时救援战士也同亡;它是陷泥和沼泽,只要踏下去,就无法救人。
草地,草地——尽管鲜花簇拥;可花下的邪恶却是死亡的陷阱。
这吞人的大草地,是幅大魔毯,它异常的变化,犹如魔鬼的恶作剧。
三千年来罕见人影,凄凉得不见小鸟飞,危险可怕草连天;关键时刻粮草尽,仅靠野菜,草根和树皮,饿极了皮制品也能熬化来充饥,夺命时刻通校师生仍不惧生命危险保电台……
他们手拄拐杖,彼此搀扶,并用绑腿带捆在“护台”员身上,由多人牵拉着,小心翼翼地再让专人在前探路,然后再慢步行进一下,师生们就这样在草地边走边探,艰难地挪动着北上的脚步,行进在高低不平又炮火不断的大荒原。
面临的草地——是世界上最恶劣的环境;最大的苦难和艰险;真让人难以置信生存路?然而,通校的师生们竟能闯过“鬼门关”,他们不畏恐惧,而是以传奇式的牺牲和坚韧不拔的毅力摆脱了死神!
他们终于冲破了万籁俱寂的茫茫黑夜,穿过了在地球上最险峻的峰峦沟壑和荒无人烟的辽阔地区,横渡了二十四条江河,一并在红军内部顶住了斗争张国焘的分裂逃跑,从而保存了“声波”——电台的伟绩。这难以计数的迭履险境和斗争张国焘,以之形成勇敢地二次过黄河,三次过草地,数次爬雪山,终以无数的生命获存电台和通信学校的生存,才使得征程中的红军战无不胜!
是血,浸透了机器的每一个部件,又鲜红的染遍征程之路 ,这正是历史悲壮曲折、浴血奋战,在前仆后继中而坚强成长起来的一代红军通信官兵,他们不畏险恶,英勇顽强的特有品格更加奠定了红军的份量!
电台和学校的生存,是师生们以惊人的勇气、毅力和鲜血杀出的一条生路。他们集体谱写了一曲战斗的凯歌,在过雪山,草地的那刻是特别的艰难,然而“通校”还能续教续培学员们,并在长征途中进行毕业分配,创下了举世罕见的办学历史。
长征途中的特别办学,是革命必胜的信念和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引导着他们坚贞不渝,更重要的是周副主席的深切育导和特别关注与鼓励,以及通信学校在瑞金坪山岗的政治思想技术,学习的奠基,才有师生们征程中的紧密团结,相互照顾和努力学习……
正是周副主席的教导让学员们理解了党和红军的性质,读懂了远大理想与马列主义的基础知识,才能自觉坚持信念与坚守党的方针政策。从此,战士们有苦不怕苦,吃苦反觉甜。
正是学员们明白吃苦的意义,个个才表现出红军战士是革命精神的富有者,革命的乐观主义时刻围绕着他们……
追忆,1934年隆冬“通校”随长征的队伍,从瑞金坪山岗出发西行,征途中翻山越岭,对敌数战后挺进五岭(老山界的越城岭),是最后一座海拔约500公尺的大山宿营时,通校学员们的一阵歌声引来了刘光甫校长和曾三政委,他们见教务主任沈毅力与学员们融洽无间地在练习通报用语和互测英文,同时还见到学员们在地上,腿上练习抄发报,并以口模仿蜂鸣器拍发着电码。看到这一切,校领导们非常感动!他们颇深的感触到,学员们刚才所唱的歌曲不同一般,他们不仅唱出1933年通校规定的红色技术员必备的条件;而且还唱出了征程中身无片纸,手无寸笔,是利用树枝,地面学习技术的一颗忠于革命忠于党的心。校长刘光甫激动非凡地说道:“行军路上办学,毅力同志,不顾行军作战的辛劳疲惫,正在抓紧宿营休息时间为学员们补上行军路上耽误的课程,同时还见到沈毅力告诉学员们说:“我虽然是你们的老师,但从你们身上看到和学到不少的优秀品格,你们又是我的老师。在学习上,你们的劲头非常感人;如课间读,吃饭画,课外念,黑夜默,真了不起呀!特别让我感触深刻的是学英文课,真是不易学啊!你们又没纸练习,结果细沙地成了你们的练习本,从字母到拼音;记单词,英译中,中译英,再有,你们在纸笔上也十分艰难,当手中的笔写的都夹不住时,是破开‘小竹筒’夹进去再用。当纸张紧缺时,看到你们是一张纸两面用,密密麻麻写了擦,擦了写,反复多次用这张小纸。看到这一切,我非常感动!是你们这些红军战士的顽强意志深深地感染了我。”校领导们对沈毅力无不为之感动,他们看在眼里,铭记心上。
正当学员们深入紧张又愉快的学习时,不知是谁最先喊了声:“周副主席,朱总司令来了!”大家即刻起立,行军礼!齐声响亮地说道:“首长好,首长辛苦啦!”“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啦!”周副主席和朱总司令边说边频频招手致意地来到学员们中间。“这是干什么?”周副主席手指着地上划得阿拉伯数字和蜂鸣器问道。
“我们是在想法子学习无线电技术”。战士们的回答引起周副主席停步蹲地观察。片刻,周副主席起身面对朱总司令说:“这些战士在这样艰苦困难的条件下还学习电台技术真不简单!他们不仅经历了征途上无数的艰难和险恶;而且还创造了艰巨条件下学习电台技术的奇迹!”这时,朱总司令和悦地看着战士们说道:“好哇!艰苦创业有这股子劲就好办,什么技术也能攻下来。”
紧接着,周副主席又深有感触地说道:“战士们利用行军休息时间学习电台技术真不简单啊!在行军路上办学校,这是一件新鲜事,将来革命胜利了,你们要告诉后代,说红军战士在几十万敌人的围追堵截下,在敌机不断轰炸的间隙,在极其艰险的条件下,学习电台技术,这可是相当宝贵的传统教材啊!”
临走前,周副主席对学员们亲切地夸奖又鼓励道:“党中央,中央军委和毛主席非常重视你们的学习,看到你们仅用半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学校的全部课程,首长们都非常高兴,希望你们再接再厉,作出更大成绩!”
首长们对学员的重视与鼓励,更加激发了学员们明白这样一个道理“无线电通信的建立与发展,在党的通信史上是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革命”
从瑞金坪山岗,到坡陡道狭长的五岭老山界,是周副主席和校领导与毛泽东,朱德等首长们奠定了红色报务员的政治思想,革命信念和过硬技术,才使学员们在征程、沿途斩关夺隘,飞渡抢险,越雪山,过草地,纵横十一个省,长驱二万五千里。学员们硬是凭着两只脚板,突破层层围困,才跨过了一道道地理屏障,从而保存下电台和学校。
“军委通信学校”永载史册
1935年10月19日,红一,四方面军于“将台堡”胜利会师,在清点历经征程和无数艰险后所剩通信官兵1500余人时,毛泽东亲临军委三局动情地评价——“种子”,是经过严峻的考验后,被历史认定政治,技术,经验最好,贡献极大的红军通信事业建设和发展中的领导骨干力量。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陕北瓦窖堡,中央机关,军委机关陆续到达。毛泽东在此会见了三军全体通信官兵,赞扬了“通校”师生和全体通信,报务人员为了赢战和保护电台所做出的伟大贡献与事迹。正因为有了电台,红军才如猛虎添翼!
故事的尾声,老辈讲了毛泽东诗词中当年“山上山下风卷红旗如画”的场面与湛蓝太空中荡漾的电波和“军委通校”学员们悲壮的故事,仿佛电影般又呈现今天。这是历史的回声,是史诗的画卷。中国的革命和建设将从这些奋斗牺牲的传奇故事中吸取无穷尽的力量。
通过一个个悲壮的故事,让后人能深刻了解到当年的红军完全是靠人类所具有的对信仰的极限力量;对民族,前途和祖国命运的热忱;对受压迫同胞的解救欲念支配着自己去长征,去冲锋,去死亡,去胜利!这种毅力,足令万代人激动,深思,效仿和传承红军精神践行于今天。

| 微矩阵

真人龙虎斗游戏(江苏真人龙虎斗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