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
【改革开放40周年 见证】苏港变迁话沧桑
来源:统战新语 2018-11-08 16:22:47

  改革开放四十年,弹指一挥间。金陵沧桑四十载,苏港话变迁。

  1984年暑假,为了和1949年去台湾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大陆的外公相聚,还是小学三年级的我,和已经上初中的姐姐,跟随着父母,第一次来到了香港。

  当时的香港,还在港英政府的管辖之下。为节省路费,我们没有选择从南京直飞香港,而是选择了飞到广州后转乘火车,到深圳过关赴港的路线。而深圳罗湖海关,就是从那时起,在我当时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那时的我并不太明白海关的含义,而是觉得,那是一道穿越两个不同世界的门。

  赴港之前,因为一幢建筑,包括我这个小学生在内的每一个南京人都是非常自豪的,因为那是当时中国的第一高楼,很多外地人来南京都要专程去看的高楼。大人说,看的时候要用手按住头上的帽子,不然的话,帽子会掉下来的哦。那时候的南京人管这栋高楼叫“37层大楼”,外地人才叫它——金陵饭店。

  可是,当我穿过罗湖海关的闸门,进入到香港这座陌生的城市后,我那小小的自豪感立刻就了无了影踪。双层巴士、自动扶梯、五光十色的霓虹灯……,还有,比比皆是的、比“37层大楼”还要高的高楼,令我目不暇接。

  那时,香港的超级市场,是我特别爱去的地方。记得那时的我总喜欢在五花八门、种类繁多的货架旁跑前跑后,因为那时的南京,所有的商店不仅商品品种单调,且都是由玻璃货柜后的售货员所把持,哪里有每种商品都可以拿来自由把玩一番的乐趣呢?

  汇聚世界各地风味美食的香港,更让那时的我乐不思蜀,因为当时的南京,粮油肉食都还是计划供应,没有粮票,是连碗馄饨都买不了的。

  去港之前,南京玄武湖公园里的动物园和儿童乐园是我觉得世界上最好玩的地方,但当我坐在香港海洋公园的过山车上时,我觉得,这才是世界上最好玩的地方。那天,因为意犹未尽,父亲带我连续坐了两次,我发现在过山车上下翻腾时,上面几乎所有的香港人和外国人都随着过山车的翻腾而惊叫不绝,唯有我们父子俩一声不吭,咬牙坚忍。现在想来,其实心中还是怕怕的,但总觉得内心的胆怯是不可以外露的。

  1984年在香港中环附近和父亲的合影

  1995年,为了探亲并陪母亲处理一些事务,我再一次来到了香港。阔别了11年的香港,繁华依旧,不过,除了新增的中银大厦、中环广场等新地标外,感觉变化并不太大。或许是因为《英雄本色》、《重庆森林》、《赌神》、《义不容情》、《大时代》等这些伴随我们青葱岁月的TVB影视作品,早已抹去了对香港的陌生感。又或许,是因为——南京的变化太大了。

  九十年代中期,国内城市发展日新月异,特别是小平同志92年南巡讲话后的那几年,“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是当时国内城市的普遍写照,而彼时的南京,也早已以飞快的速度告别了物质的匮乏以及文化娱乐生活的单调。

  让香港朋友赞不绝口的“新四大发明”——高铁。截止2018年,中国已投入运营高铁总里程超过2.2万公里,占全球65%以上(图片来自每日环球)

  乘地铁时,来自香港科技大学在我公司实习的陈同学称赞道:“内地的发展实在太快了,南京地铁四通八达,开通里程已经全球第五了,而前五名中除了伦敦,四个都是中国城市,香港要加油,已经被挤出前10啦。”

  夜晚街边撸串时,看到连烧烤摊主都是二维码收款,香港的朋友感慨道,“太方便了,吃饭、购物、出行一个手机就都搞定,你们真是已经进入无现金时代了”。

  交流、探讨新经济领域的创新项目时,香港的合作伙伴赞叹道:“内地各个领域商业模式的快速迭代及不断创新,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南京这些年发展虽然快,但还是要向香港学习。”对于南京的好,我并不说太多……

| 微矩阵

真人龙虎斗游戏(江苏真人龙虎斗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